<legend id="1i11z"></legend>
  • <optgroup id="1i11z"></optgroup>
    <samp id="1i11z"><output id="1i11z"></output></samp><span id="1i11z"><output id="1i11z"></output></span>
      <legend id="1i11z"></legend>

    1. <optgroup id="1i11z"><em id="1i11z"><del id="1i11z"></del></em></optgroup>
      當前位置:首頁 > 風險管理 > 案例共享 > “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分析(下)

      案例共享

      “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分析(下)

      來源: 《國際經濟合作》發布時間:2014/4/9 13:40:36

      三、“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機制

      (一)“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的動機

      對于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的原因,學者中間有兩種觀點,一個是“資源利用”,即運用已有的競爭優勢投資海外;另一個是“資源尋求”,即跨國公司通過海外投資彌補自身缺陷,以更好地參與國際競爭。本文認為,“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的動機兩者兼備,但對比之下,“資源尋求”所占比重較大。

      第一,取他人之長,補自身之短,即“資源導向”。“金磚國家”跨國公司由于起步晚,在國際市場競爭中面臨許多不利因素,包括技術差距、市場占有率低等。因此,它們走出國門對外直接投資,更多地是出于獲取技術資源、品牌資源的考慮。在國際化過程中,“金磚國家”跨國公司的生產設備、知識技術等得以整合升級,國際競爭力提高。也就是說,這些跨國公司將企業成長與國際化同步進行,并借助國際化推動企業成長。例如,印度跨國公司進行跨國并購的主要目的即在于獲取新的技術與能力,從而鞏固其在國際市場的地位。另外,自然資源的獲取一直都是重要動機之一。以中國為例,為滿足國內經濟對原油和礦產資源的急切需求,中國的國有企業紛紛走出國門,加速擴張,以獲取海外的自然資源。

       

      圖4:中國跨國公司VS世界、發展中經濟體跨國公司

       

      圖5:南非跨國公司VS世界、發展中經濟體跨國公司

      第二,開拓海外市場,逃避國內不利的商業環境和政策環境,即“市場導向”。例如,印度跨國公司為給國際客戶提供IT服務而走上國際化,俄羅斯精煉行業的跨國公司對外投資大多是為了增強其對分銷渠道的控制。另有一點不容忽視,“金磚國家”存在很多不利于企業發展的環境因素,包括政治動蕩、官僚腐敗、高稅負、不健全的勞動力市場等,還有政策上明顯地向國有企業傾斜,使得留給民營企業的發展空間相對狹小,促使后者選擇走向海外尋找機會。例如,中國和印度的許多企業便選擇在海外注冊,然后以投資者的身份返回國內,以獲取更多的政策優惠。

       

      圖6:“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機制

      第三,獲取“高效率”,應對國內外市場日趨激烈的競爭,即“效率導向”。跨國公司競相對自身運營系統進行縱向和橫向的整合,以提高生產率,更加高效地運作。“金磚國家”跨國公司也開始重新在全球價值鏈中定位,它們向發達國家投資,借此整合公司運作系統、向國際標準靠攏,進而提高效率。例如,巴西航空工業公司(Embraer)通過并購葡萄牙的飛機維護、修理服務(MRO)提供商OGMA,在進一步整合提高自身飛機維護和修理服務的同時,也為進入歐洲MRO市場鋪平了道路。

      第四,開展新業務,分散經營風險,即“多元化導向”。很多跨國公司投資海外的目的是實現產業的多元化。例如,中國中化集團公司最初借助自身的外貿經驗和海外關系進行海外投資,逐步把自己轉變成了一個多元化的跨國公司,涉足全球石油產品、化工產品、投資、金融、旅游和咨詢業。

      (二)“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的影響因素

      第一,母國國內經濟發展階段。根據鄧寧的投資發展周期理論,經濟發展階段是發展中國家對外直接投資的決定因素之一。當人均GDP達到4000美元以上,對外直接投資增長速度就會高于引進外國直接投資的速度,凈對外直接投資額就會變為正值。“金磚國家”中除了印度,人均GDP都達到4000美元以上,從而進入了對外直接投資高速增長階段。

      第二,外資政策。母國與東道國對待外資的態度和相關政策規定對于“金磚國家”跨國公司開展對外直接投資活動非常重要。母國政府通過創造適宜的法律和制度環境來鼓勵本國企業海外投資,并從中受益。因此,“金磚國家”紛紛放棄原有的針對對外投資的種種限制。同樣,從東道國的角度出發,為了平衡外資公司與本地企業的利益、權衡外資進入對國內市場的影響,東道國往往會設定一系列的限制規定,并且這些政策會隨時變動。因此,“金磚國家”跨國公司的對外直接投資活動往往也與東道國的相關政策密切相關。

      第三,東道國投資環境。國際直接投資環境可以分為三類:硬環境、軟環境以及配套環境。其中,基礎設施建設與自然環境狀況屬于硬環境;政策與法規完善程度、稅收優惠程度、市場公平狀況、辦事效率等屬于軟環境;工業和服務業配套能力、產業集聚、產業鏈、企業群、經濟圈等屬于配套環境。近些年,母國與東道國的社會文化差異這類軟環境受到跨國公司越來越多的關注。社會文化是某一特定人類社會在長期發展過程中形成的,由特定的價值觀念、行為方式、倫理道德規范、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等內容構成。來自某一地域的公司要到另一地域開展投資活動,事先了解當地特定的文化背景很有必要。所有這些因素都可能影響到跨國公司進行對外直接投資的決策。

      第四,公司運行情況。資金是一切商業活動永恒不變的先決條件。公司的經營情況、財務情況和融資能力這些與資金有關的各方面,都與其對外直接投資的成本、目標選擇和投資規模有很大關聯。

      第五,投資風險。不確定因素的存在必然會帶來風險。上述第二條、第三條和第四條都會是風險產生的源頭。除此之外,“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還會面臨到政治風險、外匯風險和信息風險。

      (三)“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的市場進入方式

      通常來說,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有兩種進入方式,即新建投資(Greenfield Investment)和并購(M&A)。可以說,“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活動自開展以來采取的大多數是新建投資。然而這些年,通過跨國并購開展海外擴張的成功案例越來越多。

      此外,如今在全球范圍內,一股非股權安排風潮興起。許多發達國家跨國公司并沒有在東道國企業中占有股權,取而代之的是與東道國企業簽訂有關技術、管理、銷售、工程承包等方面的合同,從而取得某種控制管理權。“金磚國家”跨國公司跟隨著這股風潮,也漸漸開始采用這一投資方式,特別是中國和印度。

      (四)“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的成長戰略

      類似于傳統跨國公司,“金磚國家”跨國公司的成長戰略可分為:

      第一,一元化成長戰略,即公司在原有生產范圍內充分利用其產品和市場方面的潛力,求得成長發展。具體說就是,跨國公司進入新市場整合新資源后,集中優勢主攻一類產品,強調核心業務,強調主業,不斷提升核心競爭力,重視市場占有率的高低。例如,中國的海爾集團自起家以來主業一直是家電產品,它重視研發投入和縱向整合,并且創建了獨特的“三個三分之一”的全球經營戰略:國內生產國內銷售占三分之一,國內生產國外銷售占三分之一,國外生產國內銷售占三分之一。

      第二,多元化成長戰略,即跨國公司多項發展多類產品和拓展多個市場相結合的戰略,產品和市場均已進入新領域。選擇此類戰略的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的動機多為“多元化導向”。多元成長戰略又分為四個類型:水平多元化,即同一產業多品種經營;垂直多元化,即產業鏈的前向和后向擴展;同心多元化,即核心產業的擴展;跨業多元化,即不相關產品的多樣化經營。以南非啤酒有限公司(South African Breweries)為例,它的業務涉及酒店經營,家具、鞋類以及折扣零售,百事可樂裝瓶業務,服裝零售,以及投資Loin Match Company、Da Gama Textiles和Plate Glass。

      第三,國際性戰略聯盟,即跨國公司向外部尋求優勢互補,借助于外力完善自己,與競爭對手攜手合作,在合作中競爭。例如,2012年7月,阿爾卡特朗訊與俄羅斯最大的高科技企業Rostechnologii簽署重要研發協議,雙方將開展內容廣泛的研發合作,共同致力于推動部署先進的LTE(4G)移動業務,開發全新網絡系統及突破性傳輸技術,以滿足全球用戶對高速寬帶業務急劇增長的需求。這一戰略聯盟將同時為俄羅斯高科技出口戰略提供支持。

      四、結論

      “金磚國家”跨國公司作為對外直接投資的新興力量,已經進入快速成長的通道。雖然它們的跨國度并不算很高,但它們的生命力旺盛,假以時日,勢必成為影響世界對外直接投資的一支主要力量。

      參考文獻:

      林躍勤、周文:《金磚國家發展報告2012:合作與崛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年。

      盧進勇、劉恩專:《跨國公司理論與實務(第二版)》,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出版社,2012年。

      黃一玲:多因素驅動下的中國跨國公司對美逆向直接投資分析,《生產力研究》,2011年第2期。

      白遠、王瑩:中國企業跨國度的國際比較,《國際經濟合作》,2012年第10期。

      John H. Dunning, “The Eclectic Paradigm of International Production: A Restatement and Some Possible Exten-sion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 PP1-31., 1988.

      Sunny Li Sun, Mike W. Peng, “A comparative ownership advantage frame-work for cross-border M & As: The rise of Chinese and Indian MNEs”, Journal of World Business, Vol. 47, PP4-16.,2012.

      UNCTAD, “Word Investment Re-port 2002-2012”, United Nations, New York and Geneva, 2002-2012.

       

      WWW.2019S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