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1i11z"></legend>
  • <optgroup id="1i11z"></optgroup>
    <samp id="1i11z"><output id="1i11z"></output></samp><span id="1i11z"><output id="1i11z"></output></span>
      <legend id="1i11z"></legend>

    1. <optgroup id="1i11z"><em id="1i11z"><del id="1i11z"></del></em></optgroup>
      當前位置:首頁 > 風險管理 > 案例共享 > “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分析(上)

      案例共享

      “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分析(上)

      來源:《國際經濟合作》發布時間:2014/4/9 13:39:56

      2001年,美國高盛公司首次提出“金磚四國”概念,囊括了全球最大的四個新興市場國家。“金磚四國”(BRIC)引用了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的英文首字母,由于該詞與英文中的磚(Brick)類似,因此被稱為“金磚四國”。2010年12月28日中國作為“金磚國家”合作機制輪值主席國,與俄羅斯、印度、巴西一致商定,吸收南非作為正式成員加入該合作機制。“金磚四國”改稱“金磚國家”(BRICS)。

      目前,“金磚國家”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已經超過50%,中國、巴西、俄羅斯、印度躍居世界前十大經濟體,并成為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執行董事會的核心成員。金磚國家悉數進入二十國集團,積極參與全球經濟金融治理,在世行的投票權超過13%。“金磚國家”正由原本單純的一種經濟學概念逐漸演變成一個新型的國際合作平臺和具有共同愿景的全球性力量。

      一、“金磚國家”跨國公司發展現狀

      (一)“金磚國家”跨國公司的跨國度狀況

      根據聯合國《世界投資報告》,跨國指數(TNI)可以衡量一個企業或者國家的跨國程度。計算公式為:

      跨國化指數=(國外資產/總資產+國外銷售額/總銷售額+國外雇員數/總雇員數)/3×100%

      本文即運用跨國指數來度量“金磚國家”跨國公司的跨國度。由于可獲得的“金磚國家”跨國公司的相關數據有限,且年度難以絕對連續,涉及的公司數目和年份也無法達到絕對的一致。因此,本文描述各個“金磚國家”跨國公司的跨國度時并非僅有一組數據。

      另外,本文選取2001到2011年全球按海外資產排列處于前100位的跨國公司,計算出整體的TNI指數作為世界跨國公司的發展水平;以及2001到2011年發展中經濟體按海外資產排列處于前50位或前100位的跨國公司,計算出整體的TNI指數作為發展中經濟體跨國公司的發展水平。通過與這兩個指標的比較來進一步定位“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在世界范圍內所處的位置。

      (二)數據來源

      跨國度分析這部分所選擇的對象為世界、發展中經濟體和“金磚國家”特定年份海外資產排名前列的非金融類跨國公司的TNI指數。其中:

      TNI-W:世界前10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

      TNI-DG50:發展中經濟體前5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

      TNI-DG100:發展中經濟體前10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

      TNI-DTG100:發展中及轉型經濟體前10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以上四組相關數據來源于聯合國《世界投資報告2003-2012》);

      TNI-B0720:2007年巴西前2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

      TNI-B0820:2008年巴西前2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

      TNI-B0920:2009年巴西前2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

      TNI-B1020:2010年巴西前2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以上四組相關數據來源于FDC的報告《2008-2011 Transnationality Ranking of Brazilian Companies》);

      TNI-R0720:2007年俄羅斯前2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相關數據來源于Skolkovo Research《Emerging Russian Multinationals: Achievements and Challenges》);

      TNI-R0820:2008年俄羅斯前2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相關數據來源于IMEMO和VCC的報告《Russian Multinationals Continue Their Outward Expansion in Spite of the Global Crisis》);

      TNI-R0920:2009年俄羅斯前2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相關數據來源于IMEMO和VCC的報告《Investment From Russia Stabilizes After the Global Crisis》);

      TNI-I0624:2006年印度前24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相關數據來源于ISB和VCC的報告《The Growth Story of Indian Multinationals》);

      TNI-C10:中國前1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其中2006年數據來自9個跨國公司(相關數據來源于聯合國《世界投資報告2003-2009》);

      TNI-C18:中國前18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相關數據來源于復旦大學管理學院與VCC的報告《中國跨國企業穩步成長》、《Second Ranking Survey Finds Strong Growth in the Foreign Assets of Chinese Multinationals》和《Chinese Multinationals Gain Further Momentum》);

      TNI-S5:南非前5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其中2003年數據來自4個跨國公司);

      TNI-S10:南非前10家非金融跨國公司的TNI指數(其中2007年數據來自9個跨國公司,以上兩組相關數據來源于聯合國《世界投資報告2003-2012》)。

      (三)跨國度分析

      通過整理數據、計算TNI指數后,本文將“金磚國家”各國跨國公司的跨國度分別與世界和發展中經濟體跨國公司相比較,得出五個折線圖(圖1至圖5)。

      從五個折線圖可以看到,盡管表示各國跨國公司的TNI指數并非都來自一組數據,但我們仍能粗略地發現它們各自的整體趨勢:除了南非跨國公司的TNI指數與世界和發展中經濟體跨國公司的TNI指數有所交叉之外,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跨國公司的跨國度均處于世界跨國公司和發展中經濟體跨國公司之下;中國和印度跨國公司跨國度最低。因此,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的跨國公司與處于世界前列和發展中經濟體前列的跨國公司之間還存在不同的差距,其中中國和印度跨國公司的差距最大;南非跨國公司跨國度較高,曾處于世界領先水平,但隨后下降至發展中經濟體跨國公司的水平。

      因為數據有限,“金磚國家”各國跨國公司跨國度的變化情況不甚明朗。從已有數據看,巴西、俄羅斯跨國公司跨國度呈平穩增長態勢,其中,巴西跨國公司在近幾年出現了“陡增”;中國跨國公司在2004和2005年實現了個小高潮,隨后小幅下降至平穩;印度跨國公司發展速度較快;南非跨國公司跨國度在經歷了幾年的下降后于2006年開始小幅回升。

       

      圖1:巴西跨國公司VS世界、發展中經濟體跨國公司

      二、“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的特征

      新興經濟體的企業在出身、成熟度、價值鏈所處位置以及策略選擇方面都存在不小的差異,因此它們進行國際化的過程不盡相同。我們無法準確統一地得出它們與傳統跨國公司的異同點,但是我們仍可以從“金磚國家”跨國公司近些年的發展軌跡中找到一些獨特的地方。

       

      圖2:俄羅斯跨國公司VS世界、發展中經濟體跨國公司

       

      圖3:印度跨國公司VS世界、發展中經濟體跨國公司

      (一)目標選擇趨于全球化,涵蓋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

      最初,“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傾向于選擇有地域、文化和語言關聯的鄰近國家作為東道國,運用已有知識和經驗開展投資活動。如今,它們逐漸將目標選擇范圍拓寬,對發達市場的投資額也逐年上升。這一國際化路徑符合烏普薩拉模型(Uppsala Model)。例如,中國企業海爾最初的對外投資集中在東南亞國家,1999年進入美國市場,2001—2004年對歐洲市場投資80億歐元,到2005年以后,海爾已經在全球范圍內擁有10個工業園和22個工廠。

      (二)并購策略漸受青睞

      在“亞洲四小龍”時代,大多亞洲企業采取外包生產(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ing)的策略以迅速進入新的市場,利用自身的勞動力優勢規避市場、分銷和研發風險。如今,“金磚國家”跨國公司缺乏必要的規模、專利知識和市場來建立自身品牌,它們更多選擇通過跨國并購來提高自身的全球影響力、創新能力和生產能力,因為通過跨國并購可以迅速使用東道國企業的專有技術和建立研發中心。可以說,近幾年“金磚國家”對外直接投資的增加很大程度上是頻繁的跨國并購推動的。例如,中國的聯想收購IBM個人電腦業務部門,獲得了ThinkPad品牌系列產品,在全球PC產業中被評為品牌領先者,同時也得以利用IBM強大的全球經銷網絡和PC機的研究中心。

      (三)“干中學”,國際化加速明顯

      與大多數發展中國家跨國公司一樣,“金磚國家”跨國公司也是后來者,它們必須同時進行國際化與技術創造,以縮小同先行者的差距。因此,“金磚國家”跨國公司國際化的速率要快于傳統跨國公司。

      (四)政府積極鼓勵跨國公司對外直接投資

      一方面,母國政府的鼓勵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彌補企業國際競爭中作為“后來者”的相對劣勢,是企業“走出去”的堅強后盾。中國政府為促進貿易投資,提供了具有優惠條件和費率的貸款;如果東道國是接受援助的國家,企業可以享受中國援助項目的優惠貸款。俄羅斯政府對其大型跨國公司的援助在很大程度上鞏固加強了俄羅斯跨國公司的競爭地位。例如,政府在能源領域明顯的政策傾向就給俄羅斯的原油和天然氣跨國公司的發展帶來諸多利好。巴西國家開發銀行為支持對外投資,2002年推出了特別信用額度,前提條件是受益人六年之內出口額增幅與信用額度相當。另一方面,國有跨國公司紛紛參與到國際競爭中,成為一股日漸壯大的力量。根據聯合國貿發組織《2011年世界投資報告》,2009年,海外資產世界排名前30位的國有非金融企業中,“金磚國家”占7個。2010年國有跨國公司的地域分布顯示,南非占8.3%,巴西占1.4%,中國占7.7%,印度占3.1%,俄羅斯占2.1%。

      (五)“金磚國家”之間相互投資活動頻繁,且呈快速增長勢頭

      近年來,“金磚國家”相互間貿易與投資大幅增加,經貿合作日益緊密。每年一次的“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也對“金磚國家”之間的經濟合作起到了促進作用。以中印為例,截至2010年10月,中印累計簽訂的工程和勞務合同368億美元,已經完成183億美元,印度成為中國企業最大的海外工程承包市場之一。華為印度分公司于2010年12月15日宣布,未來五年將投資20億美元在印度建立全新的研發中心,擴大在印度的業務規模,并將華為在班加羅爾的一個研發機構升級為研發中心。2011年4月中興通訊宣布,計劃在印度欽奈興建一個工廠。而印度的塔塔信息公司、印孚瑟斯等軟件外包巨頭,也紛紛進入中國市場,設立研發中心。 

       

      WWW.2019S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