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1i11z"></legend>
  • <optgroup id="1i11z"></optgroup>
    <samp id="1i11z"><output id="1i11z"></output></samp><span id="1i11z"><output id="1i11z"></output></span>
      <legend id="1i11z"></legend>

    1. <optgroup id="1i11z"><em id="1i11z"><del id="1i11z"></del></em></optgroup>
      當前位置:首頁 > 風險管理 > 案例共享 > 新興市場遭遇信任危機 “脆弱國家”爭相浮現

      案例共享

      新興市場遭遇信任危機 “脆弱國家”爭相浮現

      來源:CNBM發布時間:2014/2/7 9:37:14

      自年初以來,阿根廷比索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貶值22%,而且下行趨勢仍在繼續。

      當地時間2月5日,阿根廷基準利率已經提高到28.5%,而國內的通脹水平仍然遠高于10%,再加上數據被嚴重質疑,IMF甚至拒絕接受其官方數據。

      阿根廷并非唯一的“裸泳者”。隨著流動性逐漸收緊,土耳其、烏克蘭、印度、印尼、南非、巴西在過去一個月內也都逐漸露出水面,“脆弱五國”(Fragile Five,即巴西、南非、印度、土耳其和印尼)之說頻繁見諸媒體。

      國際金融協會(IIF)5日發布的監測報告顯示,今年以來,新興經濟體股市已平均下跌7.5%;而美國全球新興市場證券基金研究公司(EPRF)的統計顯示,今年1月新興經濟體股票市場基金和債券市場基金分別凈流出資金122億美元和46億美元。

      在當前資本外逃、增長放緩、政局不穩等多重因素影響下,新興市場面臨廣泛唱空,當年的風光場景早已不再。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墨西哥等國基本面依然穩健,全球也在積極溝通協助新興市場渡過難關,此時談新興市場休矣言之尚早。

      多國股匯債齊跌

      過去兩周,拉美國家貨幣普跌,其中阿根廷比索更是以月度跌幅22%居首,下跌速度達近兩年來最快。據《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統計,從1月7日~2月6日的一個月內,比索對美元匯率為8.007,相比1月5日的匯率6.5565,一個月貶值22%。

      與此同時,土耳其里拉同期的貶值幅度超過9%,烏克蘭里夫尼亞貶值6.1%。其他新興市場國家也遭遇了類似的境遇:印尼盾不到一個月內貶值4%,巴西雷亞爾貶值3%,印度盧比貶值幅度也超過3%。

      衡量新興市場股價水平的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新興市場指數目前較去年10月底已下跌10%以上。上月累計共有122億美元的資金流出,觸發了新興市場股市的普跌。

      進入2014年以來,俄羅斯、巴西股市的跌幅都接近10%,印度股市跌幅約為5%。此外,跌幅約8%的土耳其、跌幅約4%的南非、跌幅約8%的智利、跌幅近7%的墨西哥,與身為亞太主要市場的韓國、澳大利亞、新加坡股市(跌幅都超過5%),共同構建了一幅新興市場慘景圖。

      另一方面,新興市場國家的本幣債券也開始遭到拋售,今年1月新興經濟體債券市場基金凈流出資金46億美元。而阿根廷信用違約互換(CDS)在過去一個月內上漲1200個基點,烏克蘭CDS上揚幅度也超過300個基點。

      海外媒體有分析認為,新興市場遭拋售的處境可能會進一步惡化,而且恐慌情緒可能會蔓延到發達國家。華爾街投行也紛紛看空:高盛預期新興經濟體未來10年的股票、債券和貨幣將顯著低于大市表現;摩根大通預期未來幾年內新興市場本幣債券回報率將跌至2004年以來平均水平的10%;摩根士丹利則認為巴西、土耳其和俄羅斯的貨幣將在2013年暴跌17%之后繼續下滑。

      “脆弱國家”爭相浮現

      溯源新興市場的本次窘態,美聯儲縮減量化寬松(QE)可謂“元兇”。

      過去幾年,美聯儲通過QE向全球市場注入大量流動性,為全球股市上漲提供了重要支撐。但在去年12月的貨幣政策例會上,美聯儲決定從今年1月起將月度購債規模從此前的850億美元降至750億美元,邁出了縮減QE的第一步。在今年1月的貨幣政策例會上,美聯儲決定進一步削減月度購債規模100億美元至650億美元。

      芝加哥聯儲行長和里士滿聯儲行長日前均表示,除非經濟狀況大幅偏離預期,美聯儲很可能在未來延續每次削減100億美元購債規模的節奏。

      針對美聯儲縮減QE引發新興市場資本外逃,印尼財長日前步印度央行行長后塵,公開警告稱美聯儲可能破壞脆弱的新興市場經濟,呼吁其令QE縮減進程更為透明且可預期。

      其實早在2013年因為QE縮減的消息引發新興市場動蕩以來,新興市場的內部分化也已經開始。

      去年8月,國際投行摩根士丹利將巴西、南非、印度、土耳其和印尼概括為“脆弱五國”,意指大規模的經常賬赤字令其對QE縮減毫無抵抗能力。從現在來看,阿根廷、委內瑞拉以及烏克蘭似乎也十分脆弱。

      盡管各機構衡量國家脆弱程度的細化指標有所不同,但總體而言,在應對金融風險方面,最常用的衡量指標主要有經常項目收支情況、外匯儲備規模、本國金融市場成熟度三個方面。

      “從上述三個方面來考量,一些經常項目長期赤字規模比較大,同時外匯儲備規模有限,同時金融市場不成熟,海外投資者在本國資本市場比重較高的國家就比較容易受到沖擊。亞洲金融危機時,東南亞國家都汲取了這些教訓,但一些相對較小的國家現在外儲的規模過低。”一位外資行分析師對本報記者表示。

      IMF數據顯示,目前外儲規模比較吃緊的是烏克蘭、阿根廷和南非。截至1月7日,上述三國的外匯儲備規模分別為187.6億美元、248億美元和415億美元。

      有分析認為,阿根廷、烏克蘭可能因可選工具不足而放棄干預匯率市場,甚至放棄盯住美元。一旦上述情況發生,受經濟基本面惡化的影響,阿根廷比索甚至面臨崩盤或者極端管制的可能。

      另外,當前的脆弱國家還面臨著國內通脹高企以及經濟增長疲軟的嚴峻形勢,而這兩者的關系處理不好,又會導致投資者恐慌情緒進一步加劇。

      根據世界通脹數據網站的數據,2014年1月印度通脹率為9.13%,印尼為8.38%,土耳其為7.8%,巴西和南非均為5.3%。盡管阿根廷官方數據為10.5%,但市場普遍認為實際水平為30%~40%。

      興業僑豐證券投資服務董事總經理鄭家華對本報記者表示,新興市場近日股市匯市的大幅下滑,表面原因是美國退市,實際上更重要的是經濟增速大幅放緩,甚至不如美國,加上過往貨幣發行跟隨美國QE節奏而導致高通脹,而近日貨幣貶值下高通脹也繼續,不得不通過加息來控制,并且防止資金外流,投資者預期未來投資回報率不高,風險也繼續加大。

      此外,除去QE縮減以及經濟基本面的影響,從泰國大選到烏克蘭騷亂等政治風險,也對新興市場投資者的心理造成了影響。

      新興市場面臨分化

      高盛CEO布蘭科費恩此前在冬季達沃斯會議上提醒投資者對新興市場國家進行區分,“一旦市場緊張,投資者就忘記區分這些新興市場國家間的區別。”

      投資者一般用資金表明其態度。EPRF的數據顯示,投資者在上周從新興經濟體的股票市場抽走了25億美元的資金,但同時以中國、墨西哥、東南亞(除印尼外)為代表的一些基本面尚好的新興市場國家仍然面臨資本流入。

      德意志銀行在其投資展望中表示,那些經常賬戶盈余且有雄厚外匯儲備的新興市場國家,仍然具有極大的投資機會。

      另外布蘭科費恩在達沃斯也明確表示,如果有人讓他對新興市場做出選擇,并且未來1~5年內不許更改這一選擇,他會選擇做多,而非做空新興市場。“在新興市場,人們可以看到增長、教育和機動性。整體看,與平凡的其他國家相比,新興市場孕育著巨大的機會。”

      施羅德投資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師則判斷,當美聯儲減少買債后,韓國、菲律賓和中國市場的表現會比較堅挺,其中中國市場將是新興國家中表現最為穩定的一個。

       

      WWW.2019S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