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1i11z"></legend>
  • <optgroup id="1i11z"></optgroup>
    <samp id="1i11z"><output id="1i11z"></output></samp><span id="1i11z"><output id="1i11z"></output></span>
      <legend id="1i11z"></legend>

    1. <optgroup id="1i11z"><em id="1i11z"><del id="1i11z"></del></em></optgroup>
      當前位置:首頁 > 風險管理 > 理論研究 > 對外承包工程企業“走出去”面臨的機遇和挑戰

      理論研究

      對外承包工程企業“走出去”面臨的機遇和挑戰

      來源:《國際經濟合作》發布時間:2014/4/9 13:38:15

       當前,國際政治經濟形勢復雜多變,金融危機影響仍未消除;國內經濟形勢雖平穩增長,但不確定性因素依然較多,企業發展面臨著復雜的內外部環境。中國對外承包工程企業為了實現更好地“走出去”,拓展國際化業務,需要樹立全球化的戰略思維,及時分析國內外經濟發展趨勢,正確把握后金融危機時代的發展機遇,充分利用國家鼓勵企業“走出去”的各項政策,加快“走出去”步伐,發揮企業自身的核心競爭力,著力提升企業“走出去”的實力,努力實現企業做強、做優的目標。

        一、中國對外承包工程企業的主要目標市場情況

        據2013年3月中國對外承包工程商會發布的《中國對外承包工程行業社會責任報告2011-2012》,2012年中國對外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1166億美元,同比增長12.8%,增速較2011年上漲了0.6個百分點;新簽合同額1565億美元,同比增長10%,增速較2011年上漲了4.1個百分點;業務遍及全球180多個國家和地區,涉及道路、橋梁、電站、石油、化工、水利等基礎設施領域,主要集中在亞非等資源豐富的新興發展中國家,這與中國對外承包工程企業的現有基礎、企業內部管理水平以及國際政治、經濟、外交、文化等有密切關系。

        當前來看,非洲市場發展前景廣闊。非洲開發銀行披露的報告顯示,非洲開發銀行將通過各種渠道籌資1000億美元,用于非洲各國基礎設施建設。南非、肯尼亞、尼日利亞、埃塞俄比亞也相繼宣布,準備通過各種方式籌集資金,用于包括能源、交通、住房等在內的基礎設施建設;此外,通過60多年來各類援建基礎設施項目,中國建筑企業在非洲已經樹立了較高聲譽,尤其是近幾年中非合作論壇的舉辦,中國政府推出包括大力推進基礎設施建設合作、提供優惠性貸款、設立非洲中小企業發展專項資金等各項舉措正在逐步落實;和安哥拉、加納等國家在能源領域的合作也將直接惠及基礎設施領域。

        泛亞地區市場是主要是指老撾、泰國、緬甸、越南、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巴基斯坦、哈薩克斯坦、蒙古等周邊國家以及澳大利亞、新西蘭和周邊島國,在這些地區,中國對外承包工程企業相對具有地緣優勢和政策優勢,根據各國已經公布的數據,上述國家在基礎設施和電力領域都制定了中長期的發展規劃,總的預算超過2000億美元;在國家有關部門的大力推動下,中老、中泰等周邊國家地緣輻射鐵路正在也將在“十二五”期間全面啟動;在印度尼西亞、澳大利亞等國,與礦產資源開發相配套的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前景廣闊,機會很多。

        近年來,南美一體化進程加速發展,專門成立了交通、能源等基礎設施一體化機構,負責實施涵蓋500項工程的基礎設施一體化計劃;委內瑞拉、阿根廷、巴西、智利、烏拉圭等國家相繼加大在基礎設施及電力領域的投入。2012年,中國前總理溫家寶訪問拉美期間,提出中方將發起設立中拉合作基金,中國金融機構將首期出資50億美元,用于雙方在制造業、高新技術、可持續發展等領域的合作項目,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牽頭設立100億美元專項貸款,推動中國同拉美的基礎設施建設合作,包括與生產和民生密切相關的鐵路、公路、港口、電站、電網和電訊設施。

        中東地區石油資源豐富,近幾年來,政府投資基礎設施建設的力度很大,中資公司進入較多,競爭也比較激烈。受金融危機影響,石油價格下跌,資金緊張,加之外債的影響,基建規模放緩,但隨著石油價格的回升,經濟狀況日趨好轉,建筑市場的回暖可期,中東地區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基建市場之一。另據不完全統計,海灣國家在基礎設施和電力領域的投入預算超過1300億美元。

        二、當前是中國對外承包工程企業“走出去”的歷史機遇期

        首先,后金融危機時代促成了這一機遇。全球金融危機不但減緩了世界經濟發展進程,也對世界經濟結構產生了更加深刻而持久的影響。隨著對金融危機負面影響進行有效控制的努力,全球經濟逐步進入了復蘇型增長的“后金融危機時代”。具體表現一是對外投資機會增多。發達國家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內將維持在一個低速發展時段,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正轉向新興市場國家,隨著“金磚五國”等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和拉動,國際新興市場的地位和作用正逐步增強;二是并購整合機會顯現。金融危機之后,一些實力不足的國際承包商出現了明顯的資金緊張現象,甚至出現了經營不善的國際承包商退出市場競爭,這也為中國承包工程企業在國際上開展企業并購、入股、整合市場、技術和品牌提供了機會;三是國際基礎設施市場規模增加。為應對國際金融危機帶來的影響和沖擊,一些國家出臺了中長期經濟刺激計劃,普遍加大了基礎設施建設力度,帶動了鐵路、公路、港口碼頭、資源開發、物流儲運、加工貿易區等各項基礎設施建設的發展;四是低碳經濟發展帶來無限商機。后金融危機時代,建立低碳社會、發展低碳經濟已成為人類社會的共識,“低碳經濟”將成為不可忽視的新的經濟增長點,以鐵路為代表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節能環保產業必將獲得一定的發展機會,對于參與國內鐵路建設的眾多工程承包企業來說,將迎來一場新的發展機遇。

        其次,企業技術的進步推動了這一機遇。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中國在鐵路、公路、建筑、港口碼頭、機場等多個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技術規范體系。“十一五”期間,為應對世界金融危機的影響,我國加快了國內高速鐵路網的建設,經過幾年不懈地努力,“四縱四橫”高鐵網絡基本建成,在短短的十幾年時間里,我國高鐵技術實現了從無到有、從引進消化吸收到集成自主創新的突破,形成了具有獨立自主知識產權的標準體系,達到世界先進水平。中國高鐵近幾年的快速發展,已在世界范圍內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很多國家正著手修建高速鐵路,這為參與國內鐵路建設的工程承包企業依托高鐵技術實施“走出去”開拓國際市場帶來了機會。

        第三,國家的鼓勵政策帶動了這一機遇。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二五”規劃中進一步確定了加快實施“走出去”的戰略舉措。一是我國加大了與有關國際區域組織合作的力度。在全球貿易一體化的大背景下,中國一東盟自貿區日益完善,中非合作論壇蓬勃發展,上合組織成員國間的經濟合作進入新階段,中國與拉美各國的經貿關系取得新突破,中日韓自貿區談判啟動,區域合作為我們加快“走出去”提供了機遇;二是加強了對實施“走出去”戰略的總體規劃和政策引導。商務部與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等有關部委建立了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在政策支持、投資促進、指導服務、協調保障等方面出臺了一系列的相關引導措施,不斷擴大出口信用保險規模,積極協助企業拓展融資渠道,鼓勵政策性銀行和商業銀行為企業“走出去”提供信貸支持,放寬企業使用自有外匯資金和人民幣購匯對境外投資企業放款的限制,支持有條件的企業在境外利用混合貸款、銀團貸款、資產證券化等手段和項目融資等方式籌集資金,并在進出口稅收和所得稅方面,增加了退免稅的規定;三是國資委也加強了支持央企“走出去”工作的領導。國資委提出了“做強、做優中央企業、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的新要求,并在2011年4月召開了第一次中央企業“走出去”工作會議,部署了加快央企“走出去”、提升國際化水平的新任務;2013年3月,又相繼下發了《關于加強中央企業對外承包工程管理的指導意見》和《關于加強中央企業應對境外突發事件工作的指導意見》,推動企業加快實施“走出去”戰略,進一步加強和規范對外承包工程管理,提高企業參與全球化競爭與合作的能力。

        三、企業“走出去”要面臨的諸多不利因素

        首先是貿易保護主義抬頭。許多發達國家針對我國設置了貿易、投資和技術壁壘,發展中國家為保護自身市場,也在政策、稅收、就業、生態環保等方面提出了更加嚴格的要求,國際上流傳的“中國威脅論”也增加了開拓國際市場的難度;其次是復雜的國際政治經濟形勢導致一些國別市場風險加大。一些國家和地區治安狀況堪憂,中資企業人員在境外遭綁架和恐怖襲擊等不安全因素有增長的趨勢。中東、北非等一些國家的政權更迭,引發經濟政策改變,導致市場風險加大。特別是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科特迪瓦、敘利亞等國相繼出現的動亂,給中國承包商造成了較大的損失;第三是國際經濟環境存在不確定性和復雜性。金融危機影響仍未消除,國際資本市場更加復雜多變,主要國際貨幣匯率波動頻繁,匯率風險增加,經濟刺激計劃投入的巨量資金所引發的貨幣超發和全球經濟的復蘇,又加大了市場有關通脹的預期,推高了市場利率,增加了企業融資成本。

        隨著中國經濟的不斷發展和轉型,中國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在海外尋求可持續發展過程中,都普遍遇到了勞動力成本上升、原材料價格上漲、諸多國家政治動蕩等不利因素。眾所周知,建筑業門檻不高,在與各國先進企業的合作過程中,當地企業也都逐漸掌握了一定技能,可以從事一般的工程項目建設,市場競爭正越來越趨于白熱化,中國企業在海外尋求可持續發展之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中國對外承包工程企業不得不面對這一趨勢,在努力平衡現匯項目的同時,轉而在其他方面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思考境外多元化發展之路,在建材生產與供應,礦業投資、開采和礦產品物流貿易,發展進出口業務,融資租賃,房產及地產開發以及采用PPP模式承攬基礎設施項目等方面尋求新的突破。

        四、推動企業更好走出去的幾點政策建議

        首先,政府有關部門應繼續加強對企業“走出去”的指導和支持力度,提供更多優惠政策。政府有關部門應進一步加強宏觀指導力度,不斷完善境外投資產業導向和國別指導政策,引導企業圍繞重點國家、重點領域和重點項目開展工作。牽頭搭建系統性和常態化的國別研究平臺,使企業共享國情、民情、宗教、政策、法律等基礎研究成果。積極與有關國家簽訂經濟合作、投資保護、避免雙重征稅等政府間的雙邊協定,從國家層面關注和支持互聯互通等重大基礎設施項目和“項目換資源”模式,給予相應政策支持,加強對境外實業投資的監督管理力度,避免無序競爭。建議國家參照此前“引進來”戰略制定的優惠政策,制定鼓勵我國企業“走出去”的稅收政策,合理設置稅種并給予稅收優惠;建議國家有關部門簡化出口退稅程序,縮短審核周期,滿足企業現實需要。

        第二,應進一步加強政府指導下的銀企合作,實現優勢互補。作為企業,應進一步密切與銀行、保險等金融機構的聯系和溝通,做好項目的前期可行性研究、技術支持等工作,充分發揮企業的專業優勢。國家政策性金融機構及商業銀行,應進一步加大對國家鼓勵的境外投資項目和重大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的信貸支持力度,積極就項目投融資、風險控制等提出意見和建議,積極促成融資協議的落實。繼續發揮政策性銀行的主導作用,加強保險機構和銀行與企業之間的協作,擴大對國內企業海外投資和發展的支持規模,向海外開發性建設項目提供人民幣或混合幣種融資支持。

        第三,國家有關部委應及時調整對企業的監管政策,適應變化了的市場情況。面對日新月異的對外經貿合作發展,國資委、財政部和銀監會應認真研究新情況,解決新問題,在對企業的業績考核等方面為企業“走出去”創造更好的政策環境。

        第四,應適時建立“互聯互通項目建設專項基金”。鐵路、公路等與周邊國家實現互聯互通的基礎設施項目投資巨大,投入資金及投資收益需要在國家層面通盤考慮,統籌解決。建議國家建立“互聯互通項目建設專項基金”,主要用于影響巨大而經濟效益較差的國際間互聯互通項目建設。

       

      WWW.2019SESE,COM